快讯 | 因左手腱鞘炎而告别舞台长达一年多的郎朗正式复出

分类: 腱鞘炎是什么症状 发布时间:2018-07-09 14:10

△ 今年7月6日,伤愈复出的郎朗与安德里斯·尼尔森斯执棒下的波士顿交响乐团,在坦格伍德音乐节开幕音乐会上演奏莫扎特《C小调第24钢琴协奏曲》© Hilary Scott

2017年4月,郎朗宣布左臂罹患重度炎症,将取消连续几个月的音乐会。截止今年7月,郎朗因为此次受伤,已经告别舞台长达十五个月。

据郎朗自己描述,他是在练习拉威尔《左手钢琴协奏曲》时左手受的伤。郎朗回忆说,“我没太注意,我已经很累了,但还是坚持练习。”他承认自己在自学这个不熟悉的作品时操之过急,并使用了愚蠢的练习方式,因为当时有几个交响乐团正期待着与他合作这首曲子。

因左手腱鞘炎而告别舞台一年多的中国钢琴家郎朗,终于在7月6日开幕的美国坦格伍德夏季音乐节上正式复出。波士顿交响乐团音乐总监兼首席指挥安德里斯·尼尔森斯亲自执棒乐团,携手伤愈复出的郎朗演奏了莫扎特《c小调第二十四号钢琴协奏曲》K.491,当晚在场的有一万多名观众(库塞维茨基演出场地,连通室外大草坪),郎朗还返场加演了肖邦《升c小调夜曲》。

△ 郎朗复出演奏莫扎特《第24钢琴协奏曲》片段

郎朗原本打算在坦格伍德夏季音乐节的开幕演出上,演奏他赖以成名的柴可夫斯基《降b小调第一钢琴协奏曲》,但他最终还是选择了莫扎特《c小调第二十四号钢琴协奏曲》。

在接下来的几场已经安排好的演出中,郎朗将继续演奏莫扎特的作品,包括8月17日在瑞士琉森KKL,与里卡多·夏伊执棒的琉森音乐节管弦乐团,在今夏琉森音乐节的开幕音乐会上合作演出。

今秋,观众还会在更多的庆典音乐会上听到郎朗的现场演奏,包括克利夫兰管弦乐团庆祝建团百周年的音乐会,担任该场音乐会指挥的是乐团总监弗朗茨·威尔瑟·莫斯特。

今年11月,郎朗还将分别随同莫斯特领衔的维也纳爱乐乐团,以及古斯塔沃·杜达梅尔率领的柏林爱乐乐团一道进行中国巡演。

对于郎朗而言,这一次“漫长”的休假是他钢琴演奏生涯不小的坎坷,虽然对职业钢琴家而言,伤病可能是免不了的,很多钢琴家因为伤病就此告别舞台,或者变成了独臂钢琴家,例如郎朗在费城柯蒂斯音乐学院的老师加里·格拉夫曼,以及美国钢琴大师莱昂·弗莱舍。

不过,这一年修养期内的郎朗并未远离公众视线,无论是上钢琴课、上综艺节目,还是参加各类活动,郎朗始终活跃在了公众的视野当中。

郎朗的复出早在今年年初的计划之中,郎朗说:“过去的一年主要是恢复和休息,基本上没怎么弹音乐会。我做了很多大师课,每周在自媒体教钢琴,在微博上每周六都有两分钟的免费钢琴课、做普及。同时在筹备我的国内基金会。我去年在教育上和公益上做得比较多,也是趁机调整一下,等待着狗年重新再来。”

回顾一年多的休假,郎朗也感触良多,他说:“很多名著过去没有时间去看,这次好好看了一下,比如巴尔扎克的书和大仲马、小仲马的小说,还有一些跟艺术没有太大关系的书也看。过去我的生活节奏巨快,一早上起来坐飞机,下午赶到目的地,晚上弹场音乐会,一天的时间就没了。现在感觉一天的时间还挺多的,看会儿书,健会儿身,再进行些恢复性训练。同时也见了很多朋友,过去音乐会之间的时间紧,很少有时间与人交流,也就是偶尔音乐会完了吃个饭,一年只能见一次。去年,我专门约了一些朋友在一个地方,大家在一起呆了好几天,好好聊一聊我未来的一些想法,我觉得挺好。实际上我也需要这么一段时间来重新整理一下我的头绪。”

他甚至学会从挫折当中寻找财富,这足以见证郎朗的成熟!他说:“(这一年的休假)我觉得特别好。对我来讲,我有时间来沉淀自己,这种沉淀不是刻意的。原来我每天晚上睡觉时会刻意地想很多事儿,现在我觉得能够有这段时间进行自然沉淀,获益匪浅。我真的有时间做我过去做不了的事儿。过去我一直放不下音乐会的演奏,现在我发现人的精力是有限的,所以我现在认为稳扎稳打非常重要,我并不是今天必须把这事儿做完,也许明天做完效率会更高一些。之前年轻气盛的时候,我是不会这么去想的。”

微博:@酌乐古典